政法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派出所的老厨师

时间:  2019-02-15 15:03
作者   陆继成
 
我和小宝出警回来,已是夜半时分。裹挟着冷风进了办公室,我们的肚子咕咕作响,这才想起忙着去老乡家里调解纠纷,还没有吃晚饭呢。
 
这一晚上,我们讲道理说法律,五六个小时总算没有白费,终于让大动干戈的前后院邻居冰释前嫌,握手言和。
 
凛冽的北风透过窗子的缝隙吹进值班室,让人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 
“哎呀,怎么会有茴香的味道啊?”小宝大声喊起来。我是闻不到的,连续几天的重感冒几乎使我的嗅觉失灵。可是,我的肚子极不配合,又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。说实话,我真的饿了。
 
这时,身材瘦高的卜大爷应声走了出来。“回来了?快快,过来吃锅烙!猪肉茴香馅的锅烙!”
 
为了慰劳我们冬夜的辛苦,食堂卜大爷特意做了我最爱吃的锅烙。“半壮小子,吃伤老子啊!”看着我跟小宝狼吞虎咽的样子,卜大爷笑着打趣说。
 
我和小宝都知道,在这句趣话里,饱含着卜大爷对我们的关心和疼爱。听见我们爷仨儿说笑着,卜大娘也闻声起来了。她揉着眼睛嗔怪地说:跟你们一样,卜大爷也没吃晚饭,锅里的锅烙已经煎了三遍了。
 
原来,卜大爷做好了锅烙,一直在等我们。顿时,我们身上涌起了浓浓的暖意……
 
“大爷,以后我们出警赶不上吃饭时间的话,就不必等我们了!”我满怀歉意地说。
 
“那可不行,我得等你们回来,得看着你们好好吃饭。你们为了咱们辖区的平安这么辛苦,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。”卜大爷给我夹着锅烙说。
 
卜大爷62岁了,原来在镇政府上班,退休之后闲不住,凭自学的一手好厨艺到派出所食堂做饭,算来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。
 
我和小宝来派出所的时间都不长,很少跟卜大爷说话。他和善的脸庞与粗糙的双手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。我们每天忙着辖区的大事小事,卜大爷也要忙着煎炒烹炸,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聊天。只是每次出警,大爷都会做好饭菜等我们回来吃。大爷说,那是他最期待的事情,不管等到多晚。
 
“作为派出所的一员,我也是编外警察嘛!”大爷总是这样说。真的是这样!如果说我们的战场是50多个自然村屯,卜大爷的根据地就是所里十几平方米的厨房。
 
休息的时候,小宝跟我唠起想家的事。不知怎的,我也很想远在几百里之外的父亲,只是在梦乡出现的居然是卜大爷的那双粗糙的手,还有他那张瘦瘦的和善的脸庞。
 
(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cpd.com.cn/szb.html?t=szb&d=20181203)
 
 
来源:人民公安报
责任编辑:马 静